Kevin

自从《纽约邮报》的重磅新闻详细报道了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和中国的不道德交易后,我得出的结论是,许多拜登支持者(甚至是大多数)完全不在乎这一消息。

在本文讨论中,“不道德”这个词并不是指“非法”。这里的“不道德”,重点是指为了个人利益而违背美国的利益。

2012年拜登副总统在白宫会面习近平。

可能有读者会说川普的很多行为也是“不道德”的,这些我写这篇文章时已经清楚(例如他的酒店业务涉嫌套路近100万美元纳税人的钱)。本文我想重点提出的是,与川普家族相比,拜登家族的不道德交易对美国及其外交政策构成了更大的威胁。

通过和周围人聊天,我发现很多人依然怀疑这个客观事实:亨特·拜登虽然在天然气和乌克兰这些方面不具备任何经验,却在乌克兰Burisma天然气公司获得董事会席位和极为丰厚的薪水。这是事实,通过公开信息可以查到。但是对于不少人来说,如果要他们承认偏右的《福克斯新闻》对这个事实的报道比偏左的《纽约时报》多10倍,会带来极大的心理不适。

还有很多人提到川普也在中国纳过税,因此“拜登和川普在中国都一样腐败”。以下是他们报道的重点:

他在中国的账户由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 L.L.C.)持有,税务记录显示,2013年至2015年,即在中国寻求许可协议期间,该公司共缴纳了18.8561万美元的税款。

这里有三点需要明确。首先,这些税款是在川普就任总统(准确地说是成为总统候选人)之前缴纳的。作为拥有国际业务的公司来说,在中国有纳税行为就跟呼吸一样正常。其次,在中国缴税并不代表支持中国政府及其政策(我以前也在中国缴过税,但我谴责习近平在中国的独裁)。第三,客观来看,这里提到的支付金额算是微不足道。每年平均63,000美元的税收,说明这家公司在中国的实际业务很少。

用巧舌如簧的方式诠释的这篇报道,事实上根本不值一提。

也有人提到,中国工商银行是(或者说曾经是)特朗普大厦最大的租户。作为一家中国的国有银行,工行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权力的延伸。它也有世界上数额最大的银行资产。如果川普与工行有联系,值得引起我们的注意,因为这种商业关系可能会影响川普对中国的态度。不过在这个租赁例子中,租赁交易可以追溯到2012年,远在川普上任之前。此外据我所知,目前没有发现工商银行支付过超出该租赁费用的金额。换句话说,这个年租金市价150万美元的办公室如果不是租给工行,那就是租给市面上任何其他一家公司。

提到亨特·拜登。亨特没有3亿美元的物业可以往外出租。可卡因毒瘾让他在2014年离开了美国海军预备役。如果不是姓拜登,亨特应该是个失业人员,而不是在乌克兰的天然气公司担任董事拿50,000美元月薪,也肯定不会成为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由中国国有银行资助)的合伙人,获取超过百万级别的私利。拜登的姓氏就是他的首要资产。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乌克兰和中国企业对亨特这么慷慨,那他们相应获得了什么?很明显,提供董事会席位和丰厚薪水并不是为了作慈善。

也有人提到伊万卡在中国取得过商标,说明川普在利用总统职位获利。毫无疑问,这种获利行为值得谴责。不过,它的危险性和腐败程度跟国有银行大规模投资交易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鉴于拜登家族和川普家族与中国的联系存在一些相似之处,我可以理解为什么人们会说两位候选人在中国同样腐败。这样大家就可以安心地忽略“中国问题”,而把注意力集中在拜登显然比川普更有优势的领域。

但是这是错误的。在21世纪,中国成为也将长期成为美国最主要的地缘政治竞争对手。忽视“中国问题”,就像是1960年代的美国人决定忽略“苏联问题”。

尽管川普及其家人在中国有商业行为,但最重要的是他任职期间采取的对华政策:严格制裁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蓬佩奥对华为的全球闪电战也让越来越多的民主国家开始拒绝使用华为5G。中美贸易战正在慢慢削弱中国作为世界供应链中心的地位。随着政府加大力度化解中国在美国的渗透,孔子学院正在陆续关门美国与台湾的关系也比过去40年来更加紧密,这是川普从就职之前开始推动的。

无论川普在中国是否有商业行为,事实是他的政府对中国政府施加的压力是近几十年来最大的。

相比之下,当亨特从中国国有银行投资的公司获利时,中国正悄悄地在南海建造岛屿并将之军事化。如果未来美中之间爆发战争,中国南海的海军部署将成为关键优势。让中国加强在南海的军事部署是一个巨大的战略失误。在美国现有的67所孔子学院中,大约有一半都是在奥巴马-拜登执政时期建立的。在奥巴马-拜登时代,美国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行动来阻止中国的强制技术转让和商业间谍行为。

在各个方面,奥巴马-拜登政府为中国的扩张行为创造了比川普政府更为宽松的环境。

许多支持拜登的对华鹰派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论过去拜登对中国是什么态度,以及他家人在中国做过多少生意,世界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变化,拜登的看法也发生变化了。他已经认识到有必要限制中共的一些恶行,而且鉴于他比川普更讨人喜欢、更有总统风范,他会更有能力凝聚美国盟友制衡中共。

对此我并不乐观。 直到2019年,拜登都还未意识到中国对开放民主国家构成的威胁。

“中国要抢我们的饭碗吗?怎么可能!” 去年他在爱荷华州的演讲中说。 “他们构不成我们的竞争对手!”

我之前已经强调过,现在想再说一遍:如果你认为现在的中国构不成美国的竞争对手,那么可以说你要么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真正意义上的),要么是傻瓜,要么是对中国一无所知,再或者就是别有用心。

如果在拜登发表上述讲话时他还没判断出中国的真实意图,那么当新冠病毒(在中共政府极力掩盖下)爆发后,就没更多需要质疑的空间了。

尽管如此,现在的拜登仍然坚持认为中国不是美国最大的威胁,只要妥善处理两国关系,中国就可以成为一个友好竞争者。

六四事件幸存者王丹也是最知名的中国政治异见领袖之一,他直言不讳地指出拜登在这一看法上的幼稚:

美国的精英和领导阶层总是有一种想法,就是合作和贸易能帮助中国更加开放。在2000年互联网刚开始展露头角时,克林顿有过一段著名讲话:

互联网已经让美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们已经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可以想象一下它将如何改变中国。现在毫无疑问,中国一直在努力打压互联网。不过祝他们好运!这种徒劳的打压就跟想要把烂泥糊上墙一样。

作为一个最近由于审查制度和安全问题而选择离开中国的人,我想说的是,中共政府不但把烂泥糊上墙了,而且糊得还特别牢。

看到拜登表示中国构不成美国的威胁、中共的行为可以通过战略合作来改变等等,我预感的是他将会犯克林顿、布什和奥巴马从1992年到2016年之间犯过的错误。

退一万步说,也许拜登真心相信他儿子在中国从事的商业活动是为了公众利益。如果你毫不动摇地坚信贸易和合作是帮助中国自由开放的唯一途径,可能这样你能说服自己,让儿子在中国促成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交易是在帮助美国。甚至还可以说服自己,儿子理应因此获取惊人的高薪,因为他在中国的商业活动正在帮助中美两国架起凝聚的桥梁。这是多么经典的双赢局面。

但恕我直言,这是白日梦。中共魔爪控制下的中国不是我们的朋友,也永远不会是。如果你还不明白这一点,那么我不希望看到由你来领导我们的国家。

从更犀利的视角来看,拜登家族在中国的腐败,使这位前副总统无法对这个美国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威胁采取鹰派立场,因为这涉及他的个人利益。

不论这次选举结果如何,无论你的政治倾向如何,我希望你能坚持的是:我们共同选出的这位领导人能继续对中共进行制衡和牵制,把之前川普政府的势头保持下去。

选举日快乐。

--

--

笔者注:我在4月中旬写了本文中的大部分内容,最终在回到美国后全文发表。 English version 历史≠记忆 中国是一个历史源远流长的国家,但也是一个集体记忆缺失的国度。至少不太符合我们通常对记忆的定义:一种世代相传的记录和传承方式,可以准确无误地传达历史上发生的种种事件。 在当代中国,为了符合执政党的宣传口径,可能会在历史书中作相应的必要删减或增补。主要是强调长期以来中国是如何被西方列强肆虐凌辱的,而共产党是唯一能够保护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政权。 在中国生活的三年半时间里,我得以有机会了解人们是如何看待时政热点的,例如新疆维吾尔族人民的遭遇,美国与华为的冲突,香港的抗议示威活动以及最近的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在每个热点问题的背后,似乎都会发现政府在试图改写该事件的来龙去脉。 在本文中,我将以新冠病毒为例,探讨政府是如何出于维稳需要而改写新冠病毒疫情宣传口径的。 中国集体记忆丧失的背景 中国人民往往为自己的悠久历史感到自豪,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许多流传至今的传统节日都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例如端午节是为了纪念公元前278年投江自尽的政治家诗人屈原。但是,中国对历史的热爱也含有些许讽刺意味,因为即使最基本的事实也往往有可能出错。例如每次在商务宴会上,跟你聊天的中国同伴总是会想办法提到“中国上下5000年的历史!” (实际上,中国的历史更接近4000年)。

中国:一个集体失忆的国度
中国:一个集体失忆的国度
Kevin

Kevin

Lover of languages. 中文 / 日本語 / español. Hoping for a better future for US and China.